[Are You Alice?]Who is Alice?

2010-03-24 17:23

大家最近好吗我最近很痛苦血特一年一度的修罗期又来了TUT
这次是『Are you Alice』里面关于爱丽丝和帽子屋的感人……友情!
他们并肩作战!同生共死!……总之是在一起!
谁来告诉我女王他他他真的是个男人吗=[]=

写的很匆忙所以修改什么的(ry(土下座

这次最大的亮点是……题目(羞
虽然他很矫情但他毕竟是个题目是不是?!





×勝手转载请不要
○建议大欢迎
[Are you Alice]Who is Alice?

爱丽丝在浓郁得有些过分的红茶香气里醒来。

好像经历了一场绵长的春梦,整个身体都充斥着过度疲劳导致的肌肉酸痛。长睫毛胶着在一起,压在头下的手臂又麻又胀,从指尖到腕部是淤血的紫红至有些透明的葱白一个完美的颜色渐变。

和简陋的木桌毫不相称的镶金边小茶具还沾着他坏脾气主人的体温。
沙发上留着人体躯干与柔软海绵相接触后的印记。

窗外天空是橘子果酱的橙红色,夕阳拖出一个长长的扭曲的人影。

只有一个。

帽子屋不在。

白色西装少年嘟嘟囔囔着环视四周,脑袋里回想起黑桃形状的时针大约倒退两格之前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事。

和帽子屋大吵了一架。或者是说,自己单方面的冲他发了一顿脾气。

来到这里不知已经过了多久,大概有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了吧。杀死白兔子的命令却迟迟没有完成——对于想要证明自己身份的爱丽丝来讲,没有什么比这还要糟糕了。女王的定义让爱丽丝困扰不已,好看的浅栗色头发也被烦躁地抓得凌乱不堪。

『爱丽丝的任务是杀死白兔子。』
『白兔子只能被爱丽丝杀死。』

如果没法搞掂任务的话。
大概也会像之前那些女孩子一样成为丑陋的迷恋吧。

于是。

「喂,帽子屋,我们去找白兔子吧。」讲话的少年一把抄起中看不中用的小手枪放进衣袋。梳好头,提好鞋子,打开门。这时候他发现,身后还是一片安静。除了自己名义上的监护人优雅地品尝红茶时的满足叹息声以外,没有任何象征着屋内另一人要起身出门的声音迹象。

爱丽丝很不满意地眯了眯眼睛。

最近,帽子屋变得很奇怪。也不是,他从之前开始就是个怪人了。

只要提及和白兔子相关的事情,他都会用「我听不到」这样的态度回答爱丽丝。虽然之前关于「我想买套新衣服呢一直穿同样的西装好无趣」和「笑脸猫邀请我去泡澡你要不要一起来」这类问题也采取了相同的作法,但这次既不是逛街也不用看他不怎么健美的身子,这种行为就稍稍让人有点火大了。

「喂,帽子屋——」少年因不快加大了音量。
「我说,我们得赶快去找白兔子才行吧?!」
比起红茶这个才是要紧事不是吗?!

黑色卷发男人懒懒地偏过头,脸上是一如既往的不友好。
他说,「白兔子而已。你好像很急?」

「当、当然的吧!如果不去杀了白兔子,就没有办法证明我是真正的爱丽丝啊!」激动得细白的脖颈都染上了细微潮红的少年握紧了拳头。

「那又怎样?」帽子屋换了个姿势,用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对着爱丽丝。
「证明了你是真正的爱丽丝又能怎样?」

「又能怎样什么的……我可以名正言顺的生活在这里啊!」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爱丽丝的话,找到白兔子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至少现在情况来看,白兔子本人是不承认你这个自己随随便便闯进来的家伙就是爱丽丝的——不是吗?」

爱丽丝呆楞在没有关上的门前,缓慢又清晰的发言使他意识到一个从没想过但却很严肃的问题。的确,之前所有的爱丽丝,都是白兔子领到这个世界的。而他是——自己来到这里的。

都是因为那个世界太讨厌,自己才会莫名其妙的掉到这里来吧。

没有人重视的自己,就算哪一天不见了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一种奇妙的羞耻与不甘的情感涌上来。

「所以呢?就一直保持着这样暧昧的情况生活下去吗?!」

「但至少你不用变成迷恋不是吗?」

「我才不要这样呢!……苟且偷生提心吊胆什么的……不被人认可什么的……帽子屋先生你是不会明白这些是什么的吧!」

「你冷静一下——」瘦瘦高高的身子站起来。帽子屋无奈地看着眸子瞪得老大的白西装少年,想要伸手安抚一下这快要哭出来的孩子。

「而且,这样好心的帽子屋先生真是可疑呢。帽子屋先生的任务只是保护爱丽丝不被什么东西袭击而已吧,至于爱丽丝是谁,是真是假,都没有关系才对吧?」

每一个爱丽丝都被帽子屋这样劝说过吧?而且对方都是女孩子,一定也是用和这种语气截然不同的温柔来说的吧?

和池水一样平静的脸。还有对于帽子屋来讲少见的考究的眼神。


× × × ×


现在,帽子屋走了。

去找真正的爱丽丝了吧。啊啊,自己肯定是个冒牌货呢。再怎样讲,「爱丽丝」这个名字也不会属于一个男人吧。

这时响起叩叩的敲门声。很沉稳地响三次,像极了帽子屋。

爱丽丝跑去打开门,带着期盼和迫不及待。

通常门的另一边都不会出现自己想见的人。

少年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好一阵子才发觉自己用错了定语。不是什么陌生的人,是女王身边最忠心的骑士。

「请问……」

男子冷漠地欠了欠身。「——你已经不是爱丽丝了。所以——」

太过没头没尾的发言让爱丽丝滞了一下。
「不是爱丽丝了……是什么意思?」
这种事——白兔子还没有杀死,根本没有办法证明我不是吧?!

「刚才——最后一个相信你是爱丽丝的人也改变看法了。没有人相信的话,设定自然便不存在了吧。」

「最后一个人……是谁?」
帽子屋先生吗?

没有答复。

「是因为帽子屋先生找到了真正的爱丽丝,设定才不成立了吗?!那么我……我要怎么办?」

像是游乐场的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的心让此刻的头脑空白一片。五感却异常敏锐起来。空气的重量,风的声音,呼吸的温度。一切一切。好烦人好烦人好烦人。

「女王决定不将你变成迷恋。请坐上外边的马车吧。到时候就会明白了。」

爱丽丝突然感到无比悲哀。比起变成迷恋或者是其他糟糕的处刑,最让人痛苦和在意的是——最后一个人。

什么嘛,这样就和之前一样了嘛。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而已。那么不管结局怎样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吧?

爱丽丝抬起腿,迈进漆黑无底的车厢。
然后眼前也变得一片漆黑。不管看得多么仔细也无法分辨任何事物。
意识也是。开始变得混混沌沌的。

整件事情既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前言不搭后语没有丝毫逻辑。但是它就是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会死吧。还是说,回到原来的世界?

还不如去死。

啊啊不行,没办法思考了。头脑停止转动了吧。

可是——好想哭。


× × × ×


迷迷糊糊中感到有人在用力的推搡自己不怎么结实的身体。没错,很用力。没有什么怜惜或者对待昏迷的人应有的轻柔——就像做法式长棍时揉搓面团一样的动作。

「唔……」

有知觉的话,就是说没有死的意思吧?也就是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意思吧?

爱丽丝不是那么想睁开自己的双眼了。

会看到这样那样讨厌的人和东西吧。

「既然醒了就快点给我起来!……」

少年猛地张开眼对了对焦距。

「帽、帽子屋?!」

是呀,这张死鱼一样的臭脸只属于帽子屋才对不是吗?醒悟到这一点的爱丽丝竟开始觉得这是无比亲切且让人安心的一张脸。

「有时我真怀疑你的年龄。」戴礼帽的男人顿了顿。
「只是睡个午觉也能又哭又气这么精彩。」

「那,那都是因为你和我吵了架!」白色西装少年湛蓝的眼因为兴奋变得雾气氤氲,就连下意识的矫情也带上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爱丽丝,你——你把错拿了我柜子里的内裤,还要冲我大喊大叫这样的事,称作我和你吵架?」还是硬硬的口气,但帽子屋的嘴角出现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少年碰了碰鼻子,心情莫名地愉快。

他说,爱丽丝,爱丽丝,爱丽丝。

「快点收拾,等下要出去找白兔子。」

「好……好的!」

—FIN—


留言

  1. Aki | URL | -

    天知道我有多愛這系列的碟啊啊啊啊啊啊
    Are you Alice?太美好了wwwwwwwww

  2. 花 | URL | -

    Re: 我也超级爱但是!

    > 天知道我有多愛這系列的碟啊啊啊啊啊啊
    > Are you Alice?太美好了wwwwwwwww

    A子抱住!
    我也超级爱他家抓马但是已经这么多年难免让人……疲软?!

  3. Garretot | URL | laiP19uM

    Post number 834 on ohanaaa314.blog127.fc2.com

    ЎGracias por el artнculo. Cada vez que quieres leer.

    <a href=http://www.tat4free.com/>Garretot</a>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ohanaaa314.blog127.fc2blog.us/tb.php/8-673c975f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最新文章